0606



「非非!」一抹白影衝到她面前。


「咦?熾君你不是還在斯尤奮鬥嗎?」


「剛剛完了!還有這個,禮物喔!」

開心的遞上包裝好的盒子,心情大好的等待著她拆開來的反應。



「輪轉弩?」



她說……


她說,對不起。


然後將所有東西全數轉移。



「如果、如果還有機會的話……」



「會再見面的。」








0605



很煩躁。

可映零不知道為何會這樣。


她開始大肆破壞自己房裡的東西。


沒有一樣放過。


「映零,冷靜點!」因為聽到聲響而奔來的利娜莉慌張的喊,深怕她會弄傷了自己。


但映零選擇忽略。


「放開我!」神田優一臉不爽地站在她旁邊,緊扣著她的雙手。


映零看見亞連緩慢的走到她面前,從她脖子前抓出了一條線。


那是映零一直以來都沒有發現的項鍊。

亦可說,那是她刻意藏起來的。



上頭閃耀著的顏色,是跟拉比眼睛顏色一樣的祖母綠。


她漸漸放棄掙扎,愣愣的看著拉比親手做給她的禮物。



在不知不覺中落下晶瑩。








0604



灑落在天際的金色粉末,散發著耀眼的光芒。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


不敢置信。



「為什麼!」他對著天空大吼,帶著哭音。

「可惡!」


「太傻了、妳太傻了……」


「為什麼要為了我們犧牲?」


一句句的疑問從眾人口中脫出,卻得不到答案。



「少了妳,這裡就少了點生氣。」圍繞在附近的氣息,冰冷得足以令人窒息。


「為什麼妳要做到這種地步!沒有必要為了我們犧牲,妳究竟是下了多重的決心才這樣不求回報為我們做到這樣妳說啊!」


用盡所有力氣大喊,喊出了痛也喊出了絕望。



那抹金色從窗外奔進。


他愣愣的看著。


腦海中揮之不去的,是她在所有人的見證下,化為灰燼。








0603



輕輕地在記憶中掀起漣漪,點點滴滴。


「這是送給妳的禮物,好好享受吧。」

最後見到的是那笑的無可自拔的黑色身影。


「釉,妳怎麼了?」額上被大手覆蓋,釉只覺全身無力。

「發燒了。」

眼前的人皺了皺眉。



「吶、Giotto,天空……究竟是什麼?」

依在Giotto的懷中,釉低著頭。


「真的能夠容納一切嗎?」自顧自的接下去,釉依然沒有抬頭。


Giotto寵溺的輕揉釉的頭,給予肯定。



「可是……那包容一切的人很累吧?很沉重、很痛苦不是嗎?」

釉終於抬起頭,但看著Giotto的眼神很悲傷,盈滿溫熱。


Giotto一怔。




突然間眼前眼前開始模糊。


夢醒了,又重頭開始。


一切破碎。


「最終,你還是沒能給我答案。」


眼簾垂下,絆嘴角噙著苦澀。








0602



「下雨了呢。」像是說給自己聽,又像是說給別人聽。

只是這裡並沒有其他人。


「至少不是陰天。」看著窗外,她興起了出去走走的念頭。

「因為你離開了,所以我也逃出來了喲。」


啪達啪達地打在她身上,沉重而尖銳。


但她並不覺得冷。



突然她捂住了雙臉,淺意識中逃避著什麼。

於事無補。


最後她不再猶豫。


踏出步伐、濺出水花。



「絆。」

她沒有回應


是她自己要回來的。


回到這個曾經束縛住他的地方。



無法回頭


「你的責任,由我承擔。」喃喃說著。


那背景比以往都還要孤寂。








0601



「呐,你說,這會不會又是Reborn設下的陷阱?」


那樣無邊遼闊的世界、盡頭。


伸出了右手,往前一抓。



什麼也沒有


「真可笑,我這算是什麼天空?」

頂上的顏色,蔚藍得澄澈。


「連你也容納不下的我,到底算什麼?」

嘲的笑了,笑得狂妄、笑得痛苦。


「居然肯讓我出來短暫休息……」

大概也是看不下去他這模樣吧。



無所謂。親手將你殺死的我,什麼都無所謂了。

空洞的眼神映不出澄澈,只有無盡的黑暗,包覆了所有。連他的視線想法也被遮蔽。


一陣風吹徐過澤田綱吉的臉頰。

輕柔又短暫


「不過,我知道你會一直陪在我身邊的對吧?」

揚起了笑容,卻不再有感情。

眼神也不再明亮。


在那陣風當中,澤田綱吉聽到了聲音。

是他不可能會再聽到的聲音。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xzx12312 的頭像
zxzx12312

耽溺

zxzx123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