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8



埋在成堆的厚重書籍當中,她想直接離開。


只是看得懂而已,為什麼非得讀這些啊?眼淚快滴下來了。

況且這都是很珍貴的技能書啊。熾君看起來沒打算放她走的樣子。


抱著書,她捏碎了隨機翅膀。



終於又重見天日了!

超興奮。


「請問……斯尤該怎麼走?」一直以來,都只是聽別人說,自己卻完全沒去過。

想體驗看看,一次也好。


「我帶妳去吧。」








0617



她很喜歡那個總是高掛在上頭的圓形物體。

很溫暖呀。為什麼很多人都討厭呢?


伸出手,似乎可以感受到太陽在手心轉動。


曬太陽是她最喜歡做的事,就算沒有人陪伴著她。


「太陽……的孩子?

眼前的明亮突然轉變,快得讓她無法適應。

「歡迎來到此地,孩子。」黑暗中,傳出一道蒼老的語調。


所有的一切都開闊了起來。








0616



「是什麼顏色呢?」

柔軟的感覺開始在心底蔓延。

其他動物的毛色以及瞳色都奇異似的沒有重複,那麼眼前的小傢伙的眼瞳會是什麼呢?她真的很好奇。


「哎?」沒想到……會是這種顏色啊。


「在這塊大陸上,不,或許是在這整個空間裡,這種顏色已經近乎絕跡了啊……」感嘆的說著。

她決定要把牠帶走。



這孩子若現在不帶走,將來必定會被獵殺。

那群小動物似乎可以了解般的點頭,甚至流露出請求她保護好那孩子的表情。


唉,這個空間……愈來愈混亂了。



再度嘆氣,她抱起牠邁步離去。








0615



「妳戴什麼眼鏡?」這傢伙,到底都在想什麼啊?


「這樣看起來比較有氣質。」說得理所當然。



「不是說這個,妳知不知道這東西市價多少?」

「大概……一千兩百萬吧。」似乎是個有錢也很難拿到的稀有物品呢。


「哪來的?」他真想把眼前這白痴給送回重生點!


「打到的啊!」



其實,他不喜歡她戴眼鏡。他寧可她像以前一樣用黑布綁住自己的眼。


因為那樣會遮住她明亮的雙瞳。








0614



暴風跟雨水,總是摻雜在一塊。

雖然偶爾會分離,但是依然密不可分。


獄寺隼人和山本武便是最佳例證。

那個身為大空的男人總是把他們兩人分配在一起,房間在隔壁;座位在隔壁;連出任務也是搭檔。

雖然有雨水不見得會有暴風,也說明了山本武其實並不需要獄寺。


同為守護者,理應互相照應,山本武是以此為準則道出關心話語而已,並無其他情感。

或許是有的,同伴間的默契。



他早就不相信任何人了。

從他父親也離他而去開始。


什麼大空,什麼首領,他只是盡他該做的。償還。


如果真的為所有人著想,那為何連他的父親也保護不了?只因為不是彭哥列的人?



除了責任,山本武不會再掏出多餘的情感。








0613



很多人都說,他的笑容很燦爛,宛如陽光般溫暖。

她認同,但是並不以為然。


她比其他人看得更深。

在第一眼望見那翠綠瞳孔時,她就注定要永遠陪在他身邊。

一開始是放不下他,卻不知為何越陷越深。



他們兩個都知道,自己沒有資格愛人,所以他們什麼都沒說。不說愛、不說喜歡,甚至不談論自己的過去。

只是互相依靠,無時無刻在一起罷了。


映零認識拉比多久,她就愛他多深。

但拉比是書人,他們終究不可能再一起。


儘管映零曾經祈願他們是平凡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xzx12312 的頭像
zxzx12312

耽溺

zxzx123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