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記是高中時候寫的XD

  無視它吧……

 

056、清晨

 

  「喂,起床了。」他搖搖身邊的人。

  搞什麼?都這種時間了還在睡……

 

  難道是沒進食?

  千安認真地看了看良里的面容,發現果真如他所想。

  但是又瞬間呆愣,開始思考要給些什麼。

  「餓了也不說……」抱怨的同時抄起床頭上的匕首,劃上自己手腕。

  「唔,虧大了,希望沒割到大動脈……」千安緊皺著眉,忍住痛楚將手腕湊近良里的嘴,另一手用力扳開以便順利把血送入他口中。

  還知道吞嚥……很好。

 

  給到千安頭都開始暈眩了良里才突然睜開湛藍的雙眼,本想先說什麼卻還是拉起千安的手,舔乾淨後才低吼,「為什麼亂給血?知不知道對其他種族來說,人類的血液是高級品?」

  千安嘴角抽了抽,有點委屈,「當然知道……可是我不知道要給什麼嘛,況且大部分人類的血液都很難喝……」

  良里瞇起眼。

  這可都是你說的耶……

  千安縮縮脖子,知道裝不了委屈,便沒好氣地道:「自己沒進食還怪我……我去盥洗。」他才不怕他呢。

 

  目送著溜進浴室的身影,良里嘆息。

  像你這種的,少了,所以才顯得彌足珍貴啊……

  回味著千安血液的味道,真的比其他人類的血液更為甘美,最容易被當成目標獵取。

 

  千安看著華麗的浴室,有種想戴上太陽眼鏡的感覺。

  雕刻著花朵的白色磁磚……每一片磁磚上的花朵都不盡相同;以深紅色窗簾覆蓋住的窗戶……彩繪得相當有質感的長型浴缸……連蓮蓬頭看起來都明顯是特別製作的……

  真是太誇張了。

  千安低頭看著自己正在使用的洗手檯,各種顏色的線條交錯,卻不會讓人眼花撩亂。

  「啊!」

  「怎麼了?」

  「傷口碰到水……」他看著傷口,臉皺成一團。都怪自己洗臉的時候沒注意……而且這邊的水不知道是摻了什麼,跟鹽水沒兩樣。

  「釦子扣好啦!」剛抬頭就看見良里精壯的胸膛,都不知道是傷眼還是養眼了……

  眼睛超痛。

 

  邊扣起襯衫釦子,良里隨手拿出OK繃走進浴室。

  千安表情有些微妙,「哪裡來的OK繃?」

  「單手扣釦子可是你們人類很擅長的喔,而且這間屋子到處都有醫療箱。」為了你準備的。

  拿起毛巾擦臉,千安點頭表示理解,「快點出去換衣服吧,惡魔先生。你待會還有宴會喔。」說罷開始放水。

  今天是泡澡?良里看了看正在注水的白色浴缸,笑,「不邀請我洗鴛鴦浴?」

  ……

  「記得幫我準備補血的晚餐。」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他揮揮手。

  聳聳肩,良里決定不再鬧他,把他剛剛扔過來的毛巾掛回後輕聲帶上門。

 

  從浴室出來的時候,千安被告知今天必須出席晚宴。

  「穿襯衫不可以嗎?」看到那些繁複的服飾,頭已經開始暈了。

  「雖然不合禮儀,不過今天您可以穿著襯衫出席。」管家對千安眨眼。

  「有誰會來嗎?」一般來說雖然這屋子裡的人都很縱容他,但通常不會在正式場合放他亂來。

  「一位千金與二位少爺。」

  千安眼裡閃著狡黠,原來是想看良里怎麼解決?

  他可是不會放良里走的。

  「謝謝。請幫我把晚餐拿過來吧,我想在臥室用餐。」

  就讓他等到宴會的高潮再進去吧,勢必會引起另一波騷動的。

 

  縮在被窩裡吃飯的時候,千安突然有點不想離開了。

  惡魔的世界氣溫總是很低,尤其今天有晚宴所以除了臥室外都把其他地方的空調關掉了……

  哎,離開臥室就沒有空調了耶……

  「帶件外套?」

  這時候就特別感覺到管家的貼心,在他還在煩惱時連外套都已經幫他準備好了。

  「謝啦。」唔,幸好不是給薄外套。

  惡魔的世界,薄外套實在不是什麼令人喜愛的東西……完全不具有保暖效果。

  「會場還是在那裏對吧?」嗯……還是不要穿好了,也許等等到了會場就會熱起來了。

  猶豫了一會,千安還是決定拿著外套。

  「需要我帶您過去嗎?」

  「不用了,你去忙吧,今天應該不少事情?」

  管家微微點頭,「請一路小心。」

 

  到場時當然是如他預料地引起注目了。

  不過令他意外的是竟然在推開門的同時就有人注意到了……這些惡魔,也太敏感了吧!

  也不給他拿杯飲品的時間……

  手上沒有東西的話,很難表現出從容的樣子啊!

  雖然他現在是挺從容的……可是呆站著的感覺很尷尬啊!那些侍者也不會主動過來,明明就看到好幾個熟面孔……

  「有通行證嗎?」有幾位看不過去這個人類竟擅自跑來這種上流場合的惡魔紛紛詢問他。

  哼。千安冷笑了一下,「不需要那種東西,這就是證明。」說罷從外套口袋中拿出一枚徽章。

  再次感歎管家的細心。他完全忘了這東西的重要性……在這間屋子待久了,根本不會意識到這徽章在別人眼裡的價值……

  上頭閃耀著代表良里的家族,精緻而簡單的線條由外而內,交織成只在惡魔界生長的,由良里家獨產的花卉。

  這種單純的美在惡魔眼裡一直有種神秘的吸引力。

 

  「徽章是偷來的對吧?真不知恥。」隨著聲音響起,冰得凍人的水已經潑向千安。

  所以他才討厭惡魔總是有這些……技術能把普通的水變成負幾十度的水啊!明明要凝結成冰的。

  來不及閃過的千安欲哭無淚地想著,但下一刻眼神變得凌厲,看向面前明顯被寵壞的高傲少年。

  「您又是以什麼身分來說這些話呢?我可以不計較您的行為,但您這是看不起這個家族的能力嗎?區區的人類怎麼能拿走這裡再三保護的徽章?請您道歉!」

  他不允許良里家被侮辱,這是他的底限。

  宴會上鴉雀無聲。

  那個少年臉色鐵青,像是不甘心卻又苦於情勢。

 

  後來呢?

  他已經不記得了。

  似乎是良里過來……然後宣布什麼……再來……好像他就被良里灌醉了?

  現在的宿醉症狀可是沒辦法欺騙人的……

  良里到底對他做了什麼啊……他不太有印象,可是一般來說他喝醉之後都會記得發生了什麼啊。

  所以昨晚良里只是灌醉他?

  「啊頭好痛不想了!」

  清涼的手覆上額頭。

  也許只是安心感,千安覺得舒緩許多。

  靜靜感受身邊熟悉的氣息,千安終於想到要睜開眼睛。

  不然又要睡著了。

  「你……」千安忍著頭痛準備開口,卻忽然愣住。

  他看著陽光透過落地窗灑滿一地,也灑在良里身上,像一層流動的金色薄紗,靜謐地滑過,讓他蒙上一種神秘而不容侵犯的神聖感。

  明明背光……明明是惡魔……為什麼他還能夠看得清楚呢……為什麼良里會給人這樣的感覺……

  千安覺得自己整個心都被溶化了。

  然後他忽然笑了,溫暖而幸福。

  為什麼以前沒有察覺到呢?

  能在清醒的第一眼擁抱這麼出色彷若畫一般的男人,是多麼幸運的事。

 

  「怎麼,看我看到呆了?」

  「少來,不過是中等偏上……」一開始還沒好氣地回答,不過想想後竟認真地仔細端詳,真的不是什麼能被稱讚為帥的容貌。

  可是為什麼他還是,常常看著看著就失神?

  「嘖嘖,那都是人類自以為的美好幻想,膚淺得可以,這種事是看外表來的結論嗎?」伸出食指搖搖手反駁,良里一副你太不應該了的表情。

  千安低笑,「我可不是看外表啊……」笑到一半忽然停止,表情怪異地看向良里,「你……又用……」

  所以他才討厭惡魔的……嗯,宿醉的疼痛走的一絲不留,也太令人驚恐了。

  「嗯。」良里淺笑,看著他的表情很溫柔,「一起走走?」他伸出手。

  千安一直覺得良里笑著的模樣很動人,但現在想想,也許是他本身散發出的氣質吸引人?

 

  他們在栽滿花草的庭園並肩行走,有些是他看過的,比如玫瑰、蘭花、鳶尾、梅花、荷花、渥丹、雛菊……但更多是他沒看過的。

  從葉縫中透出來的光打在地上,使得路面像鋪滿了碎金紙的閃亮,有些刺人。

  「看。」良里指著上空,意示千安抬頭。

  「什麼……」

  一道靈巧的身影一閃而過。

  「松、松鼠!等、等等!為什麼會有貓頭鷹啦……」該不會還有蛇吧?

  良里看著千安激動興奮的樣子,也笑著看著那些動物,那麼自由而快活。

  「要看啄木鳥嗎?」

  ……

  「哼。」千安撇頭,「不過是惡魔的花招。」

  但還是很專注地看著剛剛出現的啄木鳥。

  整個庭園生機勃勃。

  雖然他知道良里不久後就會把牠們送回原本的地方,但能一次看見這麼多以前只能從書上看到的動物,還是很開心。

 

  唔。口嫌體正直……良里想,然後起了個壞念頭。

  「你受用就好。」

  「唔哇!在耳邊低語太奸詐了!」

 

 

 

──End.

 

。後記。

其實草稿二、三個禮拜前就寫好了,掩面。

然後這真的很清水了啦!連接吻鏡頭都沒有耶……可惡下次一定會有!很想寫那種兩道身影逐漸貼近的畫面!太唯美了喔喔!

冷靜。

千里組超棒!是我目前最喜歡的一組!因為其他組別詳細的設定都還沒出來XD(住口)

總是想寫文,但是高二很忙orz(高中三年都很忙)

每天都晚修,除了星期五補習。到畢業前都是這樣喔!!(快點來找我一起晚修XD)

晚修也可以不讀書寫文啊!!(偶爾會這樣)每天都很充實!!!

另外補充,良里是惡魔,千安是人類。我喜歡人類,所以很多組別都是跟人類配☆

然後所有配對都是互攻啦,捂臉。

千里組的話,千安比較少,因為他覺得在上面很累……(刪除線)

 

小花

20101128

 

 

 

☆後來☆

 

  「呃……千,會痛啦……」

  「你在摸哪裡啊!」

  「要呼呼啊……」

  青筋。「呼你個頭!」

  砰!

 

  那天,那些動物不用良里送回,都驚慌失措地四處狂奔,飛也似地逃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xzx12312 的頭像
zxzx12312

耽溺

zxzx123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