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陽光、空氣、水

 

  榷鶴很少離開流居過,至少從她出生以來都沒有。

 

  然後,有一天她對她這麼說了。

 

  「會著迷喔?」像是看穿了榷鶴猶豫的原因,她又補充了一句:「什麼都不用擔心,沒事的。」

  溫潤的雙眸望著她。

 

  彷彿陷進有著無窮溫柔的微笑中,榷鶴不自覺地微微頷首。

 

 

  都是、很溫柔的人呢。

 

  榷鶴凝望著那柔順的鵝黃色長髮。

 

  不管是訾祁、訾溡,還是其他人……

  這裡的所有人,都好溫柔。

 

  榷鶴感到心頭有股暖流滑過身軀,眨了眨略顯濕潤的眸。

 

 

  「唔?」雖然被一隻手遮住了視線,可榷鶴不知怎地就是知道那是訾祁。

  她就是知道。

 

  「等眼睛適應了就能看到囉。難得一見的呢。」

 

  榷鶴怔了一下才想起這是洛彧的聲音,他和訾祁在流居中是出名的情侶檔。

 

  「嘩──空氣真新鮮呢!用心感受的話似乎還有著甜甜的味道──」

 

  ……咦?

  連樂堤都……

 

  下一秒她聯想到她認為幾乎不可能發生的事。

 

  難、難不成大家都來了……?

 

 

  倏地,覆蓋著雙眸的手抽離,榷鶴眨眨眼,適應了下不曾見過,對她有些刺激的光線。

 

  「嘩──」連她也發出驚嘆。

 

  那片澄澈無比的蔚藍,襯著遠方翠綠的高聳樹木、漫遊世界的游雲,眼前的一切都彷彿成為了一幅畫,為了他們這些所有正在觀賞這極致綺麗的美景而塑造。

 

  「榷榷,妳看!」樂堤的語調中帶有喜悅。

 

  她手拿澆花用器具,往地面淋下。

 

  不用多久,榷鶴就明白了樂堤要她看的是什麼。

 

  人為的,一道令人炫目的虹。

 

 

  「嘻……」忍不住,她輕笑了起來。

 

  「呵。」

  所有人都開心地大笑大鬧。

 

  還是有著單純的氣息,孩子氣的一面。

 

 

  希望能夠維持現況。

 

  還是很溫柔的大家,然後,一起無憂無慮地欣賞這片天空。

 

  在這蔚藍下。

 

  如果能夠再次看見就好了,她想。

 

 

 

 

  02. 貓、水瓶、麻糬

 

 

  她坐在屋頂上,搖搖手中的水瓶,透明的水晃晃蕩蕩無法靜止,宛若她現在搖擺不定的思緒。

 

  喵。

 

  「唔?你也想喝嗎?還是來欣賞滿月?」她望著跳上屋頂的小貓問道,然後把水瓶放下。

 

  花貓只是看了看她,細長的眼讀不出任何情緒,然後牠向前踏出一小步。

 

 

  「……哦?」

 

  她倏地站起身,纖細的身影在略微傾斜的屋頂上似乎搖搖欲墜。

 

 

  離去前,她從手中扔下了什麼,花貓以為她有意想傷害牠而嚇得張牙舞爪,身上的毛都豎了起來。

 

  看著那身影離去,花貓在原地待了一下,而後踩踏著輕巧的腳步跳離。

 

 

  屋頂上,尚未全數喝完的水瓶內,水緩緩搖晃著,在月光的照射下波紋連結、斷裂、連結,反反覆覆。

 

  而唯一靜止不受水波影響的,是她刻意扔下的、白色的、有點透明的,麻糬。

 

  而是不是要給貓吃的,只有她才知道。

 

 

 

  03. 雨、和服、檸檬

 

 

 

  「什……!」她飽含淚水望著面前的黃色水果。

 

  「吃啊吃啊,打賭輸了就認命。如果妳堅持不吃我就硬塞。」

 

  望著一臉壞笑的洛彧,她不甘地輕咬一口。

 

  酸……

  好酸啦!

 

  不用他說她都知道,自己的臉一定糾在一塊。而她聽得非常清楚,那傳入耳邊令人咬牙切齒的開懷笑聲。

 

  「哈…………誰讓妳要答應那種賭?妳根本不可能好好穿著和服一整天啊!」

 

  撇過頭,她賭氣地從他手中奪走才吃一口的檸檬,忍著酸意繼續將它吃完。

 

  他倒是愣了一下,「妳啊……履行約定是很好,但也不必折磨自己啊!」說罷,把她在短時間內幾乎啃完的水果搶回。

  又沒人說不能加糖……

 

  然後他們誰也沒再開口,彼此各懷心思將視線置在遠處。

 

 

  「啊……」下雨……了。

 

  而後又沉默了很久,她才詢問:「訾祁……還好嗎?

 

  她凝望著好友,注意到他瞬間的僵硬。

 

  「……不曉得。是我送走她……的啊。」

 

  說謊。

  她知道他一直看著她,所以才對他詢問,不過她深知他的難過,並沒有繼續為難他。

 

  但……是錯覺吧?

  她似乎聽見他語調中的顫抖,以及……掩飾不了的哭腔。

 

  像是再也無法忍受空氣中的沉重,亦或是想起了她而覺得窒息,他不發一語地離開,連一眼也沒再放在她身上。

 

  她只有苦笑,聽著窗外漸大的雨聲。

 

  不是只有你難過而已……對於那個感情用事的笨蛋,他們除了在一旁祈禱、祝福,沒法再替她多做什麼,連想跟她見面都辦不到。

 

  她伸手接住急速落下的雨滴,忽地覺得酸了起來。

 

  是剛才殘留的味道……還是,直到現在仍念著妳的我們心中的影響……

 

  ……怎麼,這陣雨既酸又苦,也仿若為誰而落的淚珠?

 

 

 

 

                                       ──END於2009.060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xzx12312 的頭像
zxzx12312

耽溺

zxzx123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