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1

 

  陪伴著走過日夜。

  他不明白言宇究竟想得到什麼?

  旅行滿一千年,倒沒想過會碰到窮追不捨的人類。

  也許,再旅行個千年,會喜歡上他?

  他看看身側的人,而言宇也正凝視他。

 

  他若無其事地把視線移開。

  順其自然吧。

 

 

1212

 

  「也可以說是追隨她。」

  那位一直看著遠方的大人……身邊的氣息總是寧靜而溫暖。

  偶爾會浮現寂寞,但總不會長久。

 

  但強大的靈魂是所有人都能見到的。

  甚至在她身旁就能對自己的靈魂昇華有所體悟。

 

  雖然不明白她經歷過什麼。儘管他們想瞭解分擔,卻無法將念頭傳達出去。

  也許是認為他們無法明白。

  但是他們會用行動來證明沒有什麼不能辦到。

 

 

1213

 

  他不喜歡來這裡。

  那些生命體在他眼中都有各自的故事,卻因實驗的失敗而一同被拋棄。

  是,他不是神官。

  但那些隱在深處的眼淚閃閃發亮,無法忽視。

  肩膀不輕不重地被壓一下,他知道路席在安慰他。

  他可不會這樣就退縮,再不舒服也要面對。

  「二連矢!」

  Rest In Peace.

 

 

1214

 

  那是很久的事了。

  懷念的旋律如今依稀仍能記得。

  喜歡一首歌其實也不需要太多理由。聽不懂歌詞也無所謂。他任由耳機線掛在頸上亂晃。

  能打中心靈就好。

 

 

1215

 

  只要這個人在身邊就好。

  看著他的側臉,幸福就在交握著的手裡。

 

  並不是第一眼就看見彼此,但是在之後相處的日子裡,分分秒秒都覺得幸好抓住了對方。

  再怎樣痛苦也無法放棄。

  快要溢出、滿脹的,充斥著胸口的,一定不會是那些傷痛的記憶。

 

  每個一起走過的日子合起來,就能看見未來。

 

 

1216

 

  草莓牛奶。

  這樣的印象也許從初次見面就刻在心裡。

  這個口味的冰淇淋吃起來很甜,但隨之而來的還有幸福的味道。

  他撐著下巴,嘛,也可能是因為她在身邊。

  凜咲,現在,很幸福哦。我。

 

 

1217

 

  是戰爭,絕對是。

  晚紅握緊手上的大刀。

  他想引起臨溪的重視——現在還遠遠不夠——然後鄭重地說出一些話。

  可眼前有更要緊的事,做得不好,怕是連機會都沒有了。

  會,來不及。

  此刻他才願意承認最大的敵人是自己。

  一輩子都要對抗。卻沒有勝負。

  不能輸。

  但也沒有贏的選項。

 

 

1218

 

  ……

  木熹沉默了很久,「這是?」

  他笑,有點狡猾,是木熹熟悉的笑容,「先套牢。」

  「什麼啊。」他笑。

 

  也許我們都在不安。

  所以也用這東西當作見證。

  當做信念吧。他輕吻。

 

 

1219

 

  榷鶴的精靈是隻貓頭鷹。

  據說牠曾是某位旅人的契約精靈,因此到過很多國家。

  ——意思應該是,很博學。

 

  但她重點並不在那。

  這總會讓她想起曾看過的一本書,那是個很美的故事。

  她摸摸貓頭鷹的頭。

  可惜牠不龐大也沒有魔力。

 

 

1220

 

  「呃……」

  看他嚇得一直退後,連聲音都在顫抖,他的邪惡整人因子又開始沸騰了。

  「不喜歡嗎?」

  ……

  廢話!

  千安氣的都說不出話了。何況他還笑得那麼讓人毛骨悚然。

 

  一定要把它燒了……

  他很明白,這些衣服絕對不只是拿來玩cosplay那麼簡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xzx12312 的頭像
zxzx12312

耽溺

zxzx123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